“研途小栈”研究生辅导员博客(五) 2017-03-24
来源:  编辑:
开往冬天的列车

        今年的冬天来得似乎异常缓慢。也许是我太心急了吧,虽然在工大度过的四个冬天都显得非常狼狈,却因为那点瑟缩和漫长而觉得让人着迷。呼哧呼哧地喝过某一款很好喝的花式咖啡,在自习室为了那一层厚厚的奶沫而觉得倍感治愈。也记得一腔热血准备考研的时候,自习到快11点去吃北门外的小吃。以及在黄色灯光的主教大厅看着远远的车流和灯光。
我还是很喜欢冬天的,仿佛我的记忆总在炎热的夏天中被模糊、扭曲,而在寒冷的冬天变得轮廓清晰。我仿佛可以透过儿时的照片,记起那个踩着雪的自己的内心。也好像更能在这样的季节感受到身边人的温度,更能记得从地下通道走出来的时候,被拉长的两个身影。
        踩着一批刚刚掉下的脆脆的树叶的时候,觉得它曾经一定嫩绿的炸眼。仿佛毕业季那定格在相册中的形象一样。翻着一张张摆拍的照片的时候,不禁会对自己当时的样子略觉得羞赧。忘掉了自己怎么克服了镜头恐惧完成了这样里程碑的事件,只记得因为汗水的原因,学士服也变得黏糊糊的。后来的我们评论了班里各种各样出丑的照片,笑呵呵地对某某不变的剪刀手指指点点,再后来它们变成了定格在相册中的一页页,我们一遍又一遍细细地翻看,最后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绿油油的封面,成为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印象,一直在提醒着我那个夏天,那个离别和启程的季节。那个暑假窝在家里看杜拉斯的《情人》的时候,刻意摘录了一段书评:“杜拉斯就像成语故事里的刻舟求剑者,在横渡湄公河时,一不小心迷失了爱情,她永不疲倦地打捞着记忆……”想着虽然自己怀念的只是一段青葱的迷迷糊糊的大学时光,虽然友谊并没有电影里那么感天动地,而且在碌碌无为的日子里曾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抱怨不停……但是,好像自己一不小心也沦为了刻舟求剑的愚人,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果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呢。幻想一下再次和大家相遇,也许会在我们都花白了头发的时候了,可能矫情的话又会全都憋回去吧。
        寒来暑往,接二连三的冬雨打下了一地的梧桐树叶,我才发现教育超市那个忘掉了名字的很好喝的咖啡,原来早就下架了,一晃眼原来身边的人也换了一拨。足迹大概也已经被新铺的柏油路盖掉了。这种心情像极了第一次走进新禧公寓,看到窗外低矮的平房的时候,心绪仿佛也像是平屋顶上杂乱曝晒的东西,乱糟糟却不想去细细收拾。
        被乱窜的猫咪搞得头疼的时候,一个人走到阳台上拨通了本科室友的电话。不过好像那个乐呵呵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觉得一切似乎又都没有改变呢。大概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自一个老朋友真诚地聆听——也许根本给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意见——但仍然弥足珍贵。大概,这就是朋友的价值所在吧。如果夏天是分离的季节。大概冬天就是留给我这种后知后觉的人慢慢回忆和重新相遇的季节吧。  

(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   李淑婷)
分享到: